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文艺协会 >

旧诗在中国这片土地上不会消失的

时间:2016-10-28 11:42来源:未知 作者:luofan 点击:
  促进这个新开了着名的八十岁的谢面指出,几天前,在上海这首诗打开新诗“西方”,但“中化”辩论,不妨说,但有必要坚持底线,这是“必须是诗而不是其他的”。现在,但是面对尴尬的发明是“不旧,不写,不写,但不是原始”;而中国古典诗歌有“浪费”的趋势。
  
  7月31日,由上海市作家协会和上海诗词学会联合举行的“新旧交融抒心声——新诗旧体诗发明论坛”在上海市作家协会大厅举行,我国作家协会副主席高洪波、闻名诗篇谈论家谢冕、我国诗篇学会会长韩作荣和上海从事新诗与旧体诗发明的诗人、谈论家等40多人参与论坛。
  
  上海市作协副主席赵丽宏说:“近百年前,新诗鼓起之时,是以古典诗词作为对手的,其时的建议者觉得我国人写诗写了这么多年,应当改一改,用文言描写新日子、抒情新思想。可是也要看到,新诗所面临的对手正本是我国人的自豪。我国的古诗有3000年的前史,我觉得我国人为人类发明奉献的最美妙文明工业即是我国古诗。这100年走过来,新诗跟旧诗正本也不是敌人,而是在平行线上翻开,新诗在翻开并没有把旧诗消除,旧诗在我国这片土地上是不会被消除的。”
  
  谢冕举了个小比方:圆明园每年举行荷花节,每年都挂着“接天莲叶无量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这句古诗,诗句极好,一方面他替新诗感触“十分羞愧,没有体面”,一方面又愈加坚信,旧体诗到现在还有它的生命力,并且在许多时分无可替代。而对文言诗呈现的疑问,谢冕毫不客气地说:“文言诗,不能由于文言而忘诗,丢了诗意,没有诗境。我期望新诗诗人要自负、自爱,那些废话、那些废物少要一点,尽量铲除掉,让新诗也变得十分尊贵,感触有庄严感,能够极好地表达现代人的情感和思想。

河套文化艺术网

www.nmbsyx.com